高手公式资料

红着脸将木倩仪从地板上扶起来

世界排名第一的通用公司去年一个财年的营业总额才五千多亿美元,利润四百多亿。那么,相信大家对这五百到一千亿美元的标的就有了大概的了解。“五五得五,公司有二十五亿的佣金,奖励百分之一点五,我和倩仪一人一半,一千八百七十五万美元,也就是……也就是中华币一亿五千万……”木倩仪在张扬身后嘀嘀咕咕一番后,坚决地软倒在地板上!“倩仪,你……你快起来。”梁彬彬紧张地看张扬一眼,红着脸将木倩仪从地板上扶起来。木倩仪傻笑着在木倩仪脸上啃了一口:“彬彬、彬彬,我们……我们要……提成一亿五千万耶!”“一……亿五……千万?”梁彬彬也向地板滑去。金星笑呵呵地看着两个小丫头被巨大的幸福冲昏了头脑,一点也没有责怪的意思。因为他现在也只知道傻笑,不知如何是好了。虽然这个估价出乎张扬意料,但他相信金星的眼光。作为金氏的招牌,他绝对不可能看走眼。片刻的吃惊后,张扬靠上椅背,露出懒洋洋的笑容。套句现成的话,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傅真真冷冷地看着得意洋洋的张扬:“哼,假模假样,心里乐开花了吧?不过我告诉你,六个区域,最低水平一个区域就是一百亿美元,没有哪个财团在短期内拿得出这么多的现金。这个拍卖很可能流标。”金星猛地清醒过来,眼珠一转,近乎祈求地对张扬道:“张总,您计划三天后举行拍卖,可是真真的顾虑是对的,只怕没有哪个财团有这么多的现金。就是仓促准备了,也会拖垮他们的其它生意。大财团的发展计划都相当稳妥,他们绝对不会冒这个险……不如这样,您将拍卖推迟一个月时间,我们向新闻界发布拍卖公告,相信各个区域的财团一定会组成联合公司竞标,分担资金压力,那样就没问题了。”“不行。”张扬斩钉截铁地说道,“我改变了主意。金星,我给你二天,不一天半的时间准备。你要在今天发布拍卖公告,明天进行受买人登记,后天就进行拍卖。”“什么?那怎么行?那不明摆着会流标吗?”金星激动地站起来。刚站起来的木倩仪又倒下去:“我的一亿五啊……没了。”傅真真斜睥张扬一眼:“白痴。”张扬伸手扶住身边摇摇欲坠的梁彬彬,懒懒地说道:“公告的细节我不管,我只有一个要求,在公告上注明,拍卖抵押金一亿美金,拍卖合同一个月……不,两个月有效。中标的财团只要在两个月内交清余款,就可以正式和飞扬公司合作。”金星和傅真真愣了一愣,同时叫道:“你……”迎着张扬讨厌的笑容,傅真真喃喃道:“张扬, 内部推荐必中三尾你太奸了。”金星双眼放光:“高啊。延缓交款时间, 香港内部免费一波中特中标的财团就不用担心资金问题, 一句玄机解一肖可以稳居奇货, 香港賽马会一码规律等着其它财团来合作。而且……而且只有一天时间,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梁彬彬兴奋地抢过金星的话头:“如果一个月后再拍卖,那些财团已成功组成联合公司,达成默契,竞价肯定就竞不上去,张大哥不就亏大了吗?”她得意忘形,竟然忘了这些话句句都在打她老板的耳光。金星嘴都快笑得合不拢了,连忙命令两个乐得晕乎乎的小丫头:“先不跟你们算账。快,通知各个部门,马上暂停手上的业务,用最短的时间准备好一切。我要在今天下午三点举行新闻发布会。”金星果然不愧是金氏的撑舵,虽然张扬并不在乎,他和张扬签约时还是坚持只要了百分之一的佣金。对于金氏来说,就好像一座金山从天而降,砸在他们头上。在名声和金钱上,张扬都将他们带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峰,他们已经把张扬当财神一样看待。而且,这种炙手可热的拍品,相信他们在中标财团身上提取的佣金,就不止百分之一这么点了。不过,看他和傅真真熟捻的样子,张扬心里还是隐隐不爽。签完合同,高手公式资料已经是中午一点过了。金星要亲自指挥手下准备各项工作,以免这个举世瞩目的拍卖出任何技术上的纰漏。陪张扬用餐的任务就落在了木倩仪和梁彬彬身上。拍卖公告还没出来以前,记者和财团代表肯定还围在酒店,张扬不想回去,也就毫不客气地接受了邀请。当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金星让一个副总陪他的建议。傅真真还是那副借她米还她糠的冰山样,张扬揽着换好衣服的木倩仪和梁彬彬进电梯时,听见她在背后诅咒道:“真是个饭桶,连一顿饭都不放过。”一扭头转进金星的办公室。被张扬搂住肩膀的木倩仪在他手下扭扭捏捏,显然很不习惯张扬这样自来熟。梁彬彬可不一样了,张大哥长,张大哥短,叫得甜死人,对张扬环在她腰上不老实的手掌竟然甘之若饴。“两个未来的小富婆,今天中午应该出血好好招待招待张大哥吧?”办完一件大事,张扬心情大好,故意色眯眯地打趣两个小丫头。梁彬彬豪爽地一挥手:“张大哥,没的说,地方你挑,我俩买单。”张扬心中暗喜:小丫头,不知死活,等会儿要你们好看。木倩仪早就想挣脱张扬的魔掌,一出电梯,连忙抢着去开车。坐在宝马里面,木倩仪挥洒自如,灵活地在车流里钻来钻去,颇有张扬当年飙车的风范。张扬的脸渐渐变得苍白。自从苏醒过来后,张扬对那场车祸犹有余悸,至今还未摸过车。就是坐车,车速稍快,他也有昏眩的感觉。张扬的小秘书知道他的心结后,体贴地将公司的车都挂上窗帘,以免张扬在车速太快时看到外面的景色不安。可是今天出门在外,这辆宝马车窗擦得逞亮,再加上文静的木倩仪开车竟然相当野。看着飞速后退的车流和景物,几转几不转,张扬很快就受不了了。男人的自尊却不允许他要求木倩仪减速。木倩仪双手在方向盘上有节奏的敲动,兴奋的叫道:“太酷了!以前总是幻想有朝一日能坐坐金总这辆顶级房车,没想到今天还能开上它……”“哇……”张扬再也憋不住,脑袋伸出车窗大吐特吐。“吱——”木倩仪大吃一惊,猛向右打方向,车子一个漂亮地前冲,急停在路边。“你要我死呀,臭丫头?不知道晕车最怕急转弯和急刹车吗?”张扬连骂人的力气也没有了。这下子雪上加霜,张扬连隔夜饭也吐了出来。于是,“吴大监”饮食娱乐中心身穿韩服的八位迎宾小姐看见一辆宝马像乌龟一样爬到门前,两位漂亮的小妞跳下车,连拖带扶地将一个衣着邋遢的青年男子搀进大门。张扬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两个瘦弱的肩膀上,故意不看木倩仪和梁彬彬羞红的脸,几位迎宾小姐诧异的目光,还有大堂里衣冠楚楚的客人不满的注视。正要走过通道,进入大厅,一名精明漂亮的公关迎上他们,微笑着挡住去路:“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是高级场所,请您将身上的衣服换一下好吗?另外我想请问,您身体不舒服吗?如果有传染性疾病,请恕我们不能接待。”木倩仪和梁彬彬的脸更红了,又羞又怒地瞪着张扬。张扬松开扶在木倩仪和梁彬彬肩上的双手,猛地直起身,内识能量充溢经脉,全身畅快不已。全身散发出自信和凌厉的气势,公关小姐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不由自主地吐出她的母语:“你……你要干什么?”原来还是个韩民国娘们。“美贞小姐,什么事?”两个五大三粗,穿着韩民国传统服饰,宽松的服装掩饰不住满的肌肉,根本不像侍者的侍者围了上来,用韩语问道。四道凶横的目光从三人身上掠过,最后停在张扬脸上。张扬只听说“吴大监”是燕都最好,也是最贵的韩式酒楼,从来没有来过,没想到它里面的所有服务小姐和这些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的男招待都是韩民人,看来它的背境并不简单。

  原标题:英茂糖业盏西糖厂顺利收榨 各项生产指标取得新突破

原标题:《刺客信条:英灵殿》游戏架构大变样 外交很重要

原标题:THQ母公司旗下118款游戏正在开发 69款尚未公开

,,香港王中王网站
 


Powered by 马会幽默生活幽默解码图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